初心者隆冬單攻安娜普娜基地營 | 不知死活感想

楔子

其實從來沒有爬過百岳,一座都沒有。雖然不排斥爬山,但也不是特別有興趣。爬山的經驗僅止於陪爸媽走走登山步道,連水壺都不會帶,更遑論背個登山背包上山。

這次會決定去爬喜馬拉雅山、單攻安娜普娜基地營(Annapurna Base Camp),其實是因為參加了以立的尼泊爾志工團。報名後開始搜尋尼泊爾有什麼景點可以去,這才發現原來喜馬拉雅山在尼泊爾境內,而且每年有數以萬計的遊客前往。是的,我根本就不知道ABC是什麼…完全不是對這條路線慕名已久、或是抱著什麼憧憬才去的…(汗|||)

殊不知這趟旅程居然會對我的價值觀造成這麼大的影響。

認真面對自己心中的恐懼

雖然行程決定的很隨興,但出發前也還是上網搜尋了不少資料。網路上眾說紛紜,有的人說一定要找嚮導,也有的人說不見得需要;有資料說這條路線很多登山客意外死亡,也有資料說沿路設施很完善、沒有特別困難。加上這次行程並不是特地為了登山規劃的,所以去的時間剛好是最不適合攀登的隆冬,這個季節很容易碰上暴風雪,所以大部分的登山客都不會選這個季節上山…(抖)

我自認為不是個特別大膽的人,甚至,我覺得自己比大多數人都膽小。自己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旅行、在全班面前報告、跟陌生妹子搭訕、自由落體…等,一般人會害怕的事物我幾乎也都害怕。每次面對這些情況,我都會心跳加快、呼吸急促,甚至喘不過氣而導致頭暈。

矛盾的是,我又很喜歡戰勝這些恐懼後得到的成就感!常常伴隨著恐懼而來的是躍躍欲試的興奮!所以特別膽小的好處是,特別容易有機會獲得成就感? XD

這次也是,雖然可能發生意外、可能會得高山症、腦水腫、肺積水、可能會碰上暴風雪…種種可能。「就是這樣如果還能成功生還的話豈不是超爽?!」抱著如此中二的想法,便決定不請嚮導單攻安娜普娜了!

在機上看到這畫面,突然有種「我真的要去爬這個?O_O」的超不真實感

裝備越強,人越弱

If you are nothing without the suit then you shouldn’t have it.

Tony Stark

我一直都不是走裝備派路線的,「靠裝備過關,強的是裝備,不是人。」抱著如此中二的想法,只帶著一本《地球の步き方 尼泊爾&喜馬拉雅健行》,什麼裝備都沒買便出發前往尼泊爾了。

ABC山腳下的城鎮—波卡拉,幾乎所有要前往安娜普娜路線的登山客都是從這裡出發的。城中滿滿各式登山用品店,看在登山初心者的眼中,「這些到底是幹嘛用的… @@」

中二的熱血還是有極限,看到大家的裝備那麼齊全,自己難免還是害怕了起來。「自己零經驗還零裝備真的不會死掉嗎?」「沒關係啦!網路上說這條路線沒這麼難!」恐懼、興奮、退縮、期待,每天就在這些情緒中反反覆覆。最後還是花了台幣將近$2000買了簡單的登山杖、冰爪、墨鏡、襪子,避免自己臨陣退縮。

抱著緊張害怕興奮期待的矛盾心情上路後,一天一天地往前山頂邁進,路上的登山客也隨之越來越少。路途前段比較多闔家歡樂、輕鬆愉快的團體,大多是在山上走個2~4天,到普恩山(Poon Hill)就折返的;後段前往Annapurna Base Camp或Machapuchare Base Camp的勇者就比較少了,整段行程可能要花5~10天,後段路上一天會遇到的人可能才10個而已。

諷刺的是,越後段遇到的勇者,裝備越少;越前段的登山客,團員越多、準備越齊全。

後段遇到幾位單攻的勇者,有個韓國歐巴,連冰爪都沒有;德國小夥子,本來沒有登山杖,後來撿了根竹子就當登山杖了;比利時屁孩,行李寄放在半山腰,背個小包就直攻終點,輕裝一日衝完一般人三天的路程。

再回頭看前段的山友以及山下店內琳瑯滿目的裝備,「這些到底是幹嘛用的…@@」

原來生活可以這麼簡單

除了裝備外,其他行李好像也不是那麼必要。

山上交通不便,所以大部分的山屋設備都不是很完善。要洗熱水澡的話要另外付錢,然後水壓又小到會越洗越冷的那種。在零下最低20度的山上,感覺淋到頭頂時還是熱水,流到腳底的時候就變冰水了。所以我在十天的行程當中,完全沒有洗澡,感覺也挺自在的!才發現帶了兩三套衣服替換根本想太多。

第二天在山上碰到暴風雪,據當地人所說,是這六年來最大的一次。山上大部分的村莊都斷電,有的甚至斷水。就算沒有暴風雪,山上有微弱手機訊號的村莊大概也就只有山腳那幾個。手機除了離線地圖跟手電筒的功能之外,帶著也是徒增負重(路線標示清楚的地方用不到離線地圖,標示不清楚的地方,離線地圖也沒有資料…)才發現還特地帶了行動電源跟本想太多。

攤開行李,好像帶支牙刷跟牙膏就夠了。其他換洗衣物之類的,「這些到底是幹嘛用的…@@」

隨著網路訊號及手機電力消逝,日子又回到小時候在鄉下生活時一般純樸。

在路上,除了行走外,多了很多時間跟自己聊天。偶爾撿起路邊的竹枝玩耍,時而蹲下看看路邊沒見過的植物,有時路上還會有猴子與山羌。而且不知道為什麼,尼泊爾的狗都特別友善,路邊看到的也不確定是不是野狗,但都不會像台灣的野狗般齜牙裂嘴地對著陌生人。

在村莊,看看當地人打牌、滑著雪板自得其樂。跟各國山友交換旅遊資訊,跟山屋主人聊著山屋在旺季如何一床難求。又或者,點杯最便宜的熱紅茶,加滿四大匙的砂糖,用最尼泊爾的方式啐飲著,靜靜觀賞山光雲影不斷變化。

沒有E-mail要回,不用在乎Facebook、Instagram要發什麼照片,沒有爆炸式的資訊轟炸。小時候的我們是這樣長大的,現在的他們依然這樣生活著,為什麼現在的我們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?

生活其實真的可以很簡單。

抵達終點後買了罐台幣$300的啤酒慶祝!

LOHAS

在山上,除了空氣及水,一切物資都是由人力扛上去的(除了低海拔處有騾子以外),所以海拔越高物價越貴,山頂的物價差不多是平地的三倍!身為一個貧窮背包客,除了抵達基地營時買了罐啤酒慶祝之外,在山上的花費只有住宿費、伙食費、飲用水費。

三餐都是在山屋吃的,通常都是吃麵(雪地中可以吃熱呼呼的湯麵十分療癒啊~),偶爾也會點馬鈴薯或是他們自己的炸餅(Gurung Bread)。幾乎不會有直接產生的垃圾,在山上這十天直接由我製造出的垃圾大概就那罐慶祝啤酒,還有當初怕凍死而買的八條士力架吧~

每天都會拿水壺去跟店家買水個兩三次(一壺通常台幣$15~35),偶爾在山屋點杯紅茶或咖啡,完全不會有瓶裝水,也就不會出現寶特瓶廢棄物。

尼泊爾人上完廁所習慣用水洗,而不是用衛生紙。大部分的廁所也都不會有衛生紙,如果有衛生紙出現,一定是外國人帶進去的。我到尼泊爾後也馬上就入境隨俗地改用水洗,除了比較舒服跟乾淨外,也少製造許多垃圾、少浪費許多紙漿~

回頭看在山上那十天,製造的垃圾簡直少得讓人無法置信。

重返文明之後

原本就沒什麼物慾了,從尼泊爾回來之後簡直快要成仙。褲子破了,縫縫補補繼續穿;鞋墊穿了,換個鞋墊繼續穿;衣服褪色,不用丟掉繼續穿。

路上每個人都在追求衣著外表上光鮮亮麗,突然覺得,「不在乎別人眼光,可以穿著褪色縫補過的衣褲,似乎比較厲害?」買件幾百塊的衣服,一季穿個幾次,過季就放在衣櫥裡,過兩年想起來再丟掉。比起這樣,老是穿著同樣那幾套衣物困難多了。你上次把衣褲鞋子用到不堪使用才丟掉是什麼時候?

原本對吃就沒什麼慾望了,從尼泊爾回來之後更覺得如此。一餐$500的食物,滿足感真的有一餐$100的五倍嗎?付完帳單走出餐廳後,那股滿足感還存在嗎?在山上,一碗湯麵或是一杯加滿糖的熱紅茶就可以帶給你滿滿幸福感了,在都市呢?

在尼泊爾沒有外帶過食物,通常都是內用。內用從來沒有見過拋棄式餐具(有一次例外,但他們用的是純天然的葉子碗),回到台灣,明明就是內用,許多店家卻為了節省人事成本,紙餐盤、紙碗、塑膠杯、竹筷子、紙巾…一餐吃下來所產生的垃圾比我在尼泊爾一個月所製造的還多。

雖然這趟修行帶給我這麼多反思,但回到文明後,難免還是會被拉走。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記錄一下安娜普娜聖山帶給我的感動,過陣子如果被商業消費文化牽走,還可以回來重溫當時的心情。

又或者,再重回山上。


延伸閱讀
初心者隆冬單攻安娜普娜基地營 | 該買什麼裝?
初心者隆冬單攻安娜普娜基地營 | 為什麼不請嚮導/挑夫?

延伸閱讀 — 尼泊爾超環保餐飲
尼泊爾吃什麼?(一) 路邊看到什麼吃什麼
尼泊爾吃什麼?(二) 藏式家常菜
尼泊爾吃什麼?(三) 最接地氣的家常菜

延伸閱讀 — 登山碎念流水帳
Day 1: Ulleri
Day 2: Ghorepani
Day 3: Poon Hill
Day 4: Tadapani
Day 5: Chomrong
Day 6: Dovan
Day 7: Machapuchare Base Camp
Day 8: Annapurna Base Camp


5 thoughts on “初心者隆冬單攻安娜普娜基地營 | 不知死活感想

Leave a Reply